叶斌:《我人生的四个段落——在九卅娱乐最新登陆兼职教授聘任仪式上的发言》

作者:发布者:丁丽丽时间:2020-07-07浏览量:20

我人生的四个段落

——在文学院兼职教授聘任仪式上的发言

叶斌

2020年7月3日)

 

尊敬的吴怀东院长、各位老师和同学们:

     大家下午好!

我很有幸再次受聘为安徽大学客座教授!这是九卅娱乐最新登陆对我的抬举,是母校对学子的关爱!我心存感激!参加今天的聘任仪式我很激动,昨晚写了一篇短文,题目是《我人生的四个段落》,向母校领导和师生汇报我几十年来的人生简历。

第一个段落:学界徜徉

1978年3月参加工作,是肥西县教育局聘用的中学代课老师,1979年考取安徽大学中文系,1983年毕业留校工作和任教,1990年调离安大。这十二个年头是我既艰难又快乐的岁月,我称之为“学界徜徉”。我倾心徜徉在工作中。大学毕业留校后我起先担任学生辅导员,我抓住学生渴望成长的心理,两年中在一个60人的班级中培养发展了12名中共党员,虽然这都是同学们自身素质优秀使然,但是我参与了他们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的过程还是很有意义的。我倾心徜徉在教学中。无论是中学的课堂还是大学的课堂,三尺讲台我站的很稳,赢得了学生的信任和尊重。我倾心徜徉在科研中。我边上课边在自己的学科方向上选题从事学术研究,撰写学术论文,1989年,我的论文第一次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极大地鼓舞了我的信心。

第二个段落:政界逗留

1990年1月,我调入省直机关工作。政界与学界完全不同的风格,让我的人生经历了全新的考验,迫使我开始了“三再”旅程。一是再学习。当时我虽拥有大学讲师职称,但确实一份电话记录都记不周全,我不得不彻底放下身段,以所有人为师,从打开水、拖地学起。二是再认识。我在高校有时有点清高,虽是党员,但党性觉悟也不够高,“八九风波”时也有一些模糊认识。到机关后经常下基层,深入到县乡村,特别是参加了1991年抗洪救灾的全过程,我的思想观念发生了颠覆式变化,我看清了中国社会的底色,辨明了中国治理的路径完全不是少数所谓“知识精英”所鼓噪的那样,而只能走小平同志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三是再出发。我心态归零,扎实做好每一项工作,努力争取每一点进步,1992年“七一”前,我被机关处室党支部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这件事,我都一直珍藏在记忆的深处。政界逗留时间虽然不长,但对我政治洗礼、思想熏陶极为深刻。

第三个段落:商界游走

1993年1月,我调入省属国有金融企业工作,而后虽有工作单位变换,工作岗位挪移,但都属于国有企业、金融领域,直至2020年1月退休,这二十八个年头我称之为“商界游走”。这是我人生的主要“段落”,我在其中经历了三重“淬炼”。第一重是专业的淬炼。金融领域专业要求高、经济责任大,对我来说是零起点,我从复式记账法开始学起,到跨国支付的密押管理,以及信贷、证券、投资、担保等,无不是边学边做,工作状态就是学习状态。第二重是风险的淬炼。金融和风险相生相伴,无时不接受风险的淬炼。我经历了1998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2008年由美国金融海啸引发的世界金融危机以及2013年起逐步蔓延的担保违约风险等等。身在风险淬炼中,经常体验着浴火重生般的心惊肉跳。第三重是欲望的淬炼。在现代社会中,金融资源是稀缺的,分配稀缺资源,总会受到各种诱惑的干扰,现实中失足跌入贪腐深渊的人不在少数。这里母校的教育,特别是中文系老师的言传身教、古典诗文经典作家作品的滋润,儒家文化“贞”的熏陶,为我淬炼守持正固的节操发挥了根本作用。

第四个段落:心界光明

凡是过往,皆成序章。学界、政界、商界的经历阅历和历练,将成为我开启人生第四个段落的序章,在过往积累的基础上构筑我的心界光明。首先,豫而不怠,心向光明。即使在退休的日子,也要保持不松懈。我现在有很多时间回归读写岁月,而且淡去了功利色彩,沉浸在、徜徉在中外经典书籍中,或吟诵、或摘抄,都是注入心灵的光亮。王阳明说:“此心光明,亦复何言?”我对此言赋予了新的理解。其次,学而不废,传承光明。林语堂说:“像苏东坡这样的人物,是人间不可无一难能有二的。”他对苏东坡伟大人格推崇备至。苏东坡历尽磨难,不改初心,垂暮之年,在从海南返回的渡船上还吟出“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的清朗诗句。我们在分享苏东坡内心光明的同时,也要不遗余力,利用各种机会,把这种光明传承下去,传播开来。历代先贤人格上思想上的光明都需要我们传承和传播。最后,耰而不辍,播种光明。我几十年来的金融工作经历特别是在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等方面还是有一些心得体会的,不求人称许,但得利苍生,我也会利用机会和平台垦荒播种,耰而不辍。

这四个段落构成我完整的人生篇章。

今天我就汇报和分享这些。谢谢大家!